法輪功20年十個“大動作”之七:“神韻演出”

2019-08-22 16:34:00
轉貼:
薄荷茶社

“九評”“三退”“活摘”,法輪功一系列鬧劇輪番上演,這些“節目”設計很美滿,現實卻很慘淡,吶喊聲不小,但應者寥寥。法輪功組織發揚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精神,2006年再祭出大手筆,插足文藝領域,組建“神韻藝術團”,專職、專業宣傳法輪功。經過近一年時間的準備,從2007年開始,重量級推出“神韻演出”。這項演出號稱“弘揚中國傳統文化”,法輪功人員為演員主體的“神韻”團到世界各地巡回走秀,定場地、簽合同、賣票,煞有介事。2009年,這團體又衍生出“神韻紐約藝術團”“神韻國際藝術團”“神韻巡回藝術團”三個“子團”。李洪志親自為演出節目寫歌詞,還化名D.F.擔綱“神韻”的藝術總監。大紀元、明慧網等法輪功媒體對“神韻”展開宣傳推介攻勢,說它“挖掘中國五千年古典文化神圣之美”,自我表揚是“全美最大的專注中國傳統文化的巡回藝術團體”,還說“神韻”藝術團由世界一流的藝術家們組成,是“世界級的藝術團體”“世界最好的舞臺藝術”,“神韻”演員全部都是“世界一流表演者”“世界級大賽獲獎者”“世界第一秀超級明星”等等。

比較其他幾項大動作,“神韻”演出還算全須全尾,因為,第一,這是一場以文藝為名義的演出,文藝無國界,人們如果有閑就可能到現場瞄一眼;第二,演出標榜“中國傳統文化”,傻實誠的老外也不少,以為這是中國文化,看完仍然以為這就是中國文化;第三,票價10美元。相比較美國一般綜合性演出幾十上百美元的票價,“神韻”演出可以說是白送,白送的票不妨看一看,事實上“神韻”演出票基本真的是白送。十美元也是錢,掏錢的事總要掂量著來,于是“神韻”演出時常遭受滑鐵盧,李洪志對此憂心忡忡:“票出的也挺好,人是來了,甚至來的人也不少,場也滿了,可是你們知道這些人是怎么來的嗎?是動用了所有大法弟子的力量才來的!能長期這樣下去嗎?不能!”“看到那場上空著的座位,你們知道我啥感受?”“動用所有大法弟子的力量”,簡單說就是“推票”,推出、推廣的意思。有弟子問:“推票,聽上去像退票,咋辦?”李洪志無奈地說:“那就叫賣票吧。”為了將票賣出,演出單位“低價拋售”,從10美元降至一兩美元,許多學員為完成“攤派”的售票指標,只好自掏腰包買票,然后免費派送給街頭行人。

“神韻”的演出形式有歌唱舞蹈和小品,內容基本上可以分成三類:一是中國傳統文化節目,以中國各民族舞蹈、音樂為主,這些節目所占比例較小,是個噱頭。第二類,歌頌李洪志和宣傳法輪功教義的節目,演繹李洪志、法輪功和大法弟子如何偉大,說李洪志是李世民轉世,因為都姓李;是佛教創始人釋伽牟尼下凡,因為他們同一個日子出生。第三類,展示中國政府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的節目。編造法輪功受迫害的故事,對中國政府和執法官員進行丑化。演員陣容倒是十分“強大”:“鋼琴演奏家”李炎,“世界一流女歌唱家”白雪,“大提琴演奏家”“首屆全國大提琴競賽”獲獎者鄭明君,“中國舞蹈藝術家”任鳳舞,各類“世界級大賽”獲獎者李博健、劉心怡、蘇仙芝、王璐逸、周曉、董美婧、梁詩華等。但是這些“明星”“藝術家”經不住追問。說李炎畢業于柴科夫斯基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可俄國并沒有柴科夫斯基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從何而來?中國沒有舉辦過“首屆全國大提琴競賽”,獎項從何而得?原來法輪功自己組織舉辦“中國舞蹈大賽”“武術大賽”“聲樂大賽”“鋼琴大賽”等等,全都冠以“全世界”的名頭,然后魚貫排出各種“獲獎者”。自己冠名、自己評選、自己頒獎,于是乎“世界一流藝術家”批量誕生。

至于劇場效果,美國《紐約時報》2008年的一篇報道《一場有人難以看下去的中國文化演出》說,大量觀眾意識到:“這節目不只是慶祝中國新年,而是被中國禁止的法輪功的活動……在演出前和演出中場,從無線電城魚貫而出的觀眾說,他們對這類素材感到不安。”報紙援引一位華人的來信說:“看了法輪功的新年晚會,我感覺上當了。”“神韻”在各地演出,這些地方的報紙直言它的質量不敢恭維,加拿大《星報》2008年文章《法輪功晚會不過是宣傳幌子》,文中說“真正的藝術并不是這樣的。晚會的舞蹈始終是老一套。演員表演水平之尋常,就像是在排練。”英國《電訊報》記者著文說:“我真正反對的是,把這樣一個具有明顯政治意圖的表演冠以家庭娛樂的名義偷偷搬到了歐洲各地的舞臺上。”英國《衛報》稱:“神韻藝術團的節目中傳遞著一些鬼鬼祟祟的、熱衷于布道式的腔調。”《旗幟晚報》說:“糟糕的主持人滑稽做作,背景投影令人哭笑不得,舞蹈套路使舞劇導演都感到羞愧難當。”

浙江飞鱼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