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20年十個“大動作”之三:“三退”

2019-07-23 15:28:00
轉貼:
薄荷茶社

2005年初,“大紀元”發布一項“鄭重聲明”稱:“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補充聲明還說:“根據眾多民眾關心的問題,大紀元特此聲明:鑒于中國大陸的特殊情況,從中國大陸退黨退團的人士,用筆名、小名都可以,一樣有效。”三退,退共產黨、退共青團、退少先隊。大紀元開辟一個欄目,供人們登錄“三退”。法輪功頑固分子紛紛登錄大紀元,一時間大紀元網門庭若市。可是,黨員中修煉法輪功本來就少,參加法輪功組織的更少,經過取締法輪功,中央要求黨員干部退出法輪功組織,不準修煉法輪功,這個組織中的黨員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不幾天就門庭冷落車馬稀。但是詭異的是,網站上的“三退”數字卻持續攀升,兩年后,“三退”人數達到驚人的三千萬,到2017年末,總人數已經達到2.8億。對此,法輪功早有托詞:不都是黨員啦,團員、少先隊也算數啦!

“三退”保平安,意思是只有“三退”了才能保平安,可是2005年至今,漫漫十五年,少先隊變成共青團,共青團變成共產黨,環顧四周,發現沒有變得不平安,那么誰保的平安?保誰的平安?平安成了偽命題,“大紀元”網站上的“三退”數字卻不停地攀升,而且勻速。過了十五年,才想起三退保平安,法輪功分子的反射弧未免太……長了吧?

“三退”人數怎么來的,說簡單很簡單,說復雜還真復雜。簡單,就是專業和非專業的“三退”人員,每天對著屏幕在大紀元的網頁上輸入幾個關鍵詞:姓名、籍貫、電子郵件、人數。只是填寫電郵比較麻煩,至于姓名和籍貫隨手寫就是,湖南湖北任他填,至于人數,愛寫多少寫多少,假如這個非專業三退人員今天懶得上班,直接填寫今天需要“三退”的人數就算3000吧,就下班領賞去了。專業的也不用仔細逐項填寫,表格注明,“姓名”是必寫項,其他都可以空著,同樣有效,原來最難填寫的電郵可以不填的。那么這份工作也太容易做了,這就是要多少人就有多少人,所以法輪功雇傭的職業“三退”人員從2005年一直“辛勤”工作到現在,“三退”數字節節攀升,達到十個億那天,李洪志心情大好,說不定還會給他們發獎金。

人工智能制造人數,人們心知肚明,法輪功自己也知道,他還知道人們都知道,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人們知道他知道人們的知道,但是法輪功練習者不知道,癡迷者更不知道,于是他們不但自己“三退”,還把自己的家人、親人,只要自己認識的,都辦了“三退”,江蘇靖江法輪功練習者陳秀芳承認自己編造了2000多人的退黨名單。一名叫胡明的法輪功人員累計向明慧網發送了9000余人的“三退”聲明,都是搜集來的毫不知情者的名字。從陳秀芳和胡明的不約而同編造“三退”名單來看,他們很可能也知道“三退”數字是怎么來的,因為他們自己造假,可以推知別人也在造假,如此看來,李洪志和法輪功在做一場曠日持久的游戲,只要他有錢支付雇傭人員的工資,他的法輪功信徒有足夠消耗在電腦前的時間,這場游戲就要一直做下去。

說復雜,主要是為法輪功教主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否強大擔憂,就這么“退”下去,沒人當真,無人喝彩,孤單單一個人唱獨角戲,啥時候是個了局?“三退”超過中共黨員總數了,超過共青團員總數了,超過少先隊員總數了,再幾年,“三退”人數超過中國總人口數了,那可咋辦!

浙江飞鱼今天开奖结果